IT商业科技网

一个娃娃卖9999元,泡泡玛特急了

来源:花湖    时间:2022-08-04 07:51:14    IT商业科技网

泡泡玛特的泡泡还是破了。

2020年底初登港交所,泡泡玛特的市值就突破了千亿港元,而且随后一鼓作气在2021年初,达到了历史高点约1500亿港元。

可惜“出道即巅峰”。在2021年2月之后,泡泡玛特失去了资本的宠爱。

港股动荡中,龙头企业腾讯股价打了对折,而泡泡玛特股价跌至每股17.2港元,公司市值缩减到240亿港元,较最高位抹去约1260亿港元,合人民币超千亿元。

一年半市值缩水1000亿,泡泡玛特的问题出在哪里?

“出娃换米”

泡泡玛特市值坠落背后,是今年上半年业绩的急刹车。

2021年泡泡玛特,以44.9亿元的营收,实现了78.7%的同比增长。但在今年上半年,预计收入下滑明显,增长仅不低于30%,同时盈利情况面临考验,预计盈利同比减少不高于35%。

对于业绩的忽然刹车,泡泡玛特解释称,由于新冠肺炎疫情反复,暂停了部分区域若干线下店铺和机器人商店的运营,且线下门店较多分布于一二线城市,因而相较于去年同期,今年上半年受到疫情影响较大。

泡泡玛特盲盒起售价多在59元、69元,而“6亿人平均月入1000元”的整体收入水平,决定了主要消费群体集中在一二线城市。

截至2021年年底,泡泡玛特线下零售店合计295家,其中一线及新一线城市零售店数量占比67%,收入占比却达76%。但在上半年,无论北京还是上海,疫情影响显著。

不过线下销售遇阻,仅是疫情影响之一。可能更重要的潜在影响,是打击了消费意愿。

“盲盒退坑”这个话题,在小红书有超过1万篇笔记。曾沉迷盲盒的曾薇,就是退坑成员之一。她用四个字概括自己的退坑情况,贴合了许多退坑者的心声:出娃换米。

娃,就是盲盒娃娃。米,就是饭。

“疫情影响,大家日子都不好过。尤其盲盒受众还是年轻人,本来钱就不多。疫情一来,收入恐怕多少受影响。大家饭都吃不上了,还玩什么娃。”

出生于1999年的女生曾薇,属于盲盒主流消费群体。对新世代的年轻人来说,消费更看重心理满足而不是实际用途。尤其对年轻女性来说,情绪价值是购买盲盒的重要理由。

一方面,抽到喜欢款式的惊喜,盲盒娃娃摆在眼前的陪伴感,都成了这种小玩具的魅力。另一方面,盲盒文化形成了自己的圈子,粉丝相互交换给它带来了社交属性,使盲盒变成一种社交货币。

2018年年末,曾薇第一次看到了泡泡玛特的线下抽盒机,觉得蛮有意思,就抽了一个,之后入坑。泡泡玛特自有IP中的Molly、Dimoo,都被曾薇偏爱。可是在买过200个盲盒后,曾薇感受到了市场的变化。

盲盒是概率游戏,最宝贵的隐藏款,抽中概率是144分之1。在普通款中,要抽到自己喜欢的款式也凭运气。抽到不喜欢的,要么勉强保留,要么出手回血。

曾薇回忆,2019年的时候,盲盒还相对小众,抽到不喜欢的,可以跟其他玩家交换,而现在随着盲盒普及,以及二道贩子介入,虽然稀有盲盒炒作空间依旧很大,普通款盲盒的转手价越来越低。

“在2019年前半年,雷娃至少30元一个,现在基本只能卖20。”

所谓雷娃,就是大家都不怎么喜欢的盲盒娃娃。曾薇吐槽,“抽到不喜欢的,要么留下,要么低价卖,抽盲盒赔钱风险极大”。

这种变化同样打击了玩家对盲盒的热爱。

此外,泡泡玛特产品价格有所提升。受原材料和人工成本价格上升影响,在2021年4月,泡泡玛特推出的多款盲盒新品,起售价由59元上涨至69元。与之相应的是,消费者对泡泡玛特品控的意见也多了。

“抽九发,四发有明显瑕疵。都卖到69了,不能用点心嘛”。

有潮玩设计师向记者指出,要压缩成本,品控自然就下来了。中娱智库创始人高东旭向记者表示,盲盒经济进入到相对成熟的阶段,疫情促使消费者的消费理念回归理性,盲盒价值的泡沫被一点点挤掉。

记者了解到,疫情期间,有盲盒企业关闭了旗下部分设计室。

从巅峰坠落

回头来看,上市那段时间,成了泡泡玛特最辉煌的阶段。而泡泡玛特的精彩,更多留存于创始人王宁的逆袭故事。

毕业于郑州大学西亚斯国际学院的王宁,履历不够亮眼。创业拉投资的时候,曾屡屡碰壁。但作为泡泡玛特创始人,时间证明了这个清秀男生所具备的能量。

泡泡玛特的崛起,是个“非主流”创业故事。

1987年,王宁出生于河南新乡。父母、亲戚经营各类小生意,培养了他的商业兴趣和商业敏感度。进入大学后,靠给新生们记录校园生活,刻成光盘,王宁赚到第一桶金,之后又投入到格子店的零售创业中。

当时大学生的生活费,每月一般几百块,而王宁的店每月能赚一万。不过这次创业最重要的收获不是钱,而是孕育了泡泡玛特的雏形。

在此后创业大潮中,外界最关注的是互联网,与网络不沾边,第一眼感觉就是落伍。但因为经营过零售生意,王宁走上了少有人走的路。

2010年11月,王宁在北京创业,开了泡泡玛特第一家店,经营潮流百货。前期发展不顺,客流不多。后来聚焦到潮流玩具,凭借推出盲盒,彻底扭转命运。

平淡的生活需要小确幸和小惊喜,盲盒正契合了年轻人消费心理。泡泡玛特被视为盲盒龙头,实际它也是国内盲盒玩法的先行者和普及者,因此才成为最大受益方。

天猫在2019年发布一份《95后玩家剁手力榜单》,近20万消费者每年花费2万集盲盒,购买力最强的消费者一年耗资达百万元。

偏爱泡泡玛特Molly系列的职场女性苏畅向记者提到,前些年泡泡玛特推出Molly限量圣诞款盲盒,她会守着淘宝等0点开售后抢购。在三四线城市工作的曾薇,虽然月薪只有6千,但她曾买下200多个盲盒,消费1万2千元。

记者曾走访泡泡玛特门店,一些员工眼中,盲盒是比iPhone更受欢迎的生意。

2020年12月11日,泡泡玛特登陆港交所,开盘价较发行价直接翻倍,市值突破千亿港元。而后在2021年年初,最高达到约1500亿港元,创始人王宁和妻子的身家超过700亿港元。

可惜“出道即巅峰”。在2021年2月之后,泡泡玛特失去了资本的宠爱。眼下,泡泡玛特股价跌至每股17.2港元,公司市值仅剩约240亿港元,不足巅峰时期的五分之一。

“谁有钱赚谁的”

某种意义上讲,泡泡玛特的未来不在于“盲盒”。作为泡泡玛特创始人,王宁认为“盲盒”不能概括泡泡玛特的本质。而泡泡玛特给自己的定位,是潮流娱乐文化公司。

实际上,泡泡玛特盲盒娃娃的本质,是潮玩。

玩具设计师“脑人李”向记者概括潮玩之“潮”:看上去有个性,被大众追捧。这种特质注定了潮玩生意之困难。一种玩具,喜欢的人太多,就难以彰显个性。喜欢的人太少,就形成不了潮流。

不仅是泡泡玛特,所有涉足盲盒娃娃企图有所作为的企业,都为此头疼。能否创造出可称经典的潮玩,能否推出足够受欢迎的IP,决定了各自的命运。

最显著的例子,是Molly。泡泡玛特的辉煌,很大程度上是由Molly开启。

这是一个绿眼睛,噘着嘴,一脸不高兴的小女孩,也是泡泡玛特最核心的IP。2020年,由Molly给泡泡玛特带来的收入达3.6亿元,占总收入的14.2%。到2021年,Molly创收超过7亿,在总收入占比提升到15.7%。

可是,没有哪家企业成功复制Molly。泡泡玛特自己眼下也没做到。潮玩相关从业者陈明向记者指出,Molly的成功,有其必然,但这种必然更多来自于时代机遇,而不是Molly艺术品本身。

回到Molly盲盒诞生的2016年,第一批Z世代刚刚工作不久。盲盒包装的潮玩,恰好顺应这代人消费习惯潮流崛起。机会可遇不可求。这意味着,即便艺术家可以做出比Molly更具艺术价值的IP,也很难变成新的Molly。

涉足盲盒生意的衍创文化向记者指出,盲盒用户更重视精神层面的价值与沟通,对从业者而言,要求企业考虑如何透过盲盒跟用户进行深层次沟通。

就像有的电影叫好不叫座,精神方面的需求,显然比实用需求难以捉摸。盲盒赛道,并不像泡泡玛特上市之时那般乐观。盲盒企业的前景,不在于“盲盒”这种形式。

对泡泡玛特而言,破局手段之一,是拓展产品线。即便疫情干扰了普通人消费,但就像《让子弹飞》里张麻子给出的思路:“谁有钱赚谁的”。

2021年6月,泡泡玛特正式推出高端潮玩产品“MEGA珍藏系列”,包括400%和1000%两种尺寸的超大号手办。当年,MEGA系列创收1.78亿元。

MEGA手办也被称为"大娃"。记者了解到,这类高端产品一般只在线上发售,不同IP有不同定价,当下正值七夕发售的“SPACE MOllY 心动”系列,400%尺寸售价1099元,1000%尺寸起售价4999元,且全球限量发售5500份,需抽签获得资格后才能购买。

稀缺性给了“大娃”溢价空间。记者发现,在某潮流电商平台,原本售价9999元“SPACE MOllY 月岩”特别版,已经炒到了3万元以上。

相关从业者向记者表示,并不看好盲盒生意前景,但相信潮玩有广阔空间。泡泡玛特计划进一步发掘MEGA、衍生品和BJD(球型关节人偶)等品类的开发。在常见的盲盒生意之外,这些新产品成了泡泡玛特未来潜能所在。

海外市场,也影响了国内潮玩企业能走多远。沙利文预计,全球潮流玩具市场规模在2024年将达418亿美元。其中亚太地区的日本、韩国、新加坡均有较强增长潜力。

泡泡玛特上市,募资用途之一就是开拓海外市场。其策略,是针对不同海外市场来定制扩展计划,按照当地粉丝喜好,提供差异化产品组合。

截至2021年年末,泡泡玛特已入驻韩国、日本、美国、加拿大、英国、新加坡等23个海外国家及地区。当年,泡泡玛特来自海外市场的批发及其他收入1.37亿元,同比增长85%。

另据中国玩具和婴童用品协会报道,针对欧美市场,国内的十二栋文化、若态、APEX-TOYS等品牌通过跨境电商业务进行布局,其中APEX-TOYS在欧美市场定价是国内两倍,海外销量占到总销量的三成。

2001年8月,名为积木熊的玩具在日本诞生,之后漂洋过海,受到许多国内消费者追捧,成为潮玩代表之一。一只积木熊,可以炒到十几万元。

中国潮玩业仍在起步阶段,虽然部分潮玩产品在国内赚得盆满钵满,但能否在海外复制辉煌,是最终考验。

当然,这方面倒也不必对标国外企业。就像一年从海外吸金18亿美元的原神,把国内游戏产业带到一个新高度。潮玩产业,也需要一个原神出现。

【责任编辑:刘芳】

声明:来源非IT商业科技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请尊重版权保留出处,一切法律责任自负。文章内容仅供阅读,不构成投资建议,请谨慎对待。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频道精选
京东物流近90亿元“抄底”德邦股份 快递物流行业洗牌加速

京东物流近90亿元“抄底”德邦股份 快递物流行业洗牌加速

历经近半年后,在快递行业有“零担老大”之称的德邦物流股份有限公司控股权即将旁落京东物流股份有限公司,而公司从资本市场退市、创始人崔维星“谢幕离场”也几
京东物流 德邦物流 物流/出行
软银人才分崩离析,公司前景扑朔迷离:孙正义面临更大压力

软银人才分崩离析,公司前景扑朔迷离:孙正义面临更大压力

孙正义的软银集团正在失去越来越多的高管。在软银集团的前景变得扑朔迷离之际,孙正义的肩膀上也在承担更多的责任。
软银 孙正义 资讯
吃大白鲨网红或面临十年以上牢狱 MCN需要一堂职业培训课

吃大白鲨网红或面临十年以上牢狱 MCN需要一堂职业培训课

一位名叫“提子”百万粉丝女网红相信了,她详细记录了自己是如何将这条鲨鱼一半水煮做火锅,一半撒料做烧烤。而现在,她或将面临十年以上牢狱。
吃大白鲨 MCN 资讯
抖音做外卖 美团做直播 巨头相互“背刺”,本地生活之战还将

抖音做外卖 美团做直播 巨头相互“背刺”,本地生活之战还将

前有美团、饿了么积极应战,后有抖音、京东、快手等新来者的虎视眈眈,在从来不缺少战争的本地生活领域,毫无疑问将掀起新一轮更激烈的战争。
抖音 美团 本地生活 资讯
疾风骤雨笼罩科技行业收购 微软何时吞下动视暴雪?

疾风骤雨笼罩科技行业收购 微软何时吞下动视暴雪?

距离收购发起已时隔半年,作价687亿美元的微软收购动视暴雪案,将在本月收到关键的政府监管审核结果。这是2022年迄今为止,科技界最“昂贵”的一起收购案。
微软 动视暴雪 资讯
每日优鲜发生多次工商变更 澄清资金链危机背后仍存困局

每日优鲜发生多次工商变更 澄清资金链危机背后仍存困局

每日优鲜“掉队”,是个案还是会引发行业的多米诺骨牌效应,同样值得思考。
每日优鲜 资讯
每日优鲜“原地解散”,生鲜电商何去何从?

每日优鲜“原地解散”,生鲜电商何去何从?

“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曾经的“生鲜电商第一股”落到如此地步实在令人唏嘘不已。
每日优鲜 生鲜电商 资讯
趣店目标从大学生转至宝妈 罗敏的预制菜背后涉金融借贷业务

趣店目标从大学生转至宝妈 罗敏的预制菜背后涉金融借贷业务

从烧钱补贴大搞直播间预制菜推销,到被网民骂上热搜,仅过去不足十天,“罗敏现象”的背后,折射的是过去校园贷业务留下的灰色记忆与阴影。
趣店 预制菜 资讯
烧钱惹的祸!每日优鲜上市两个月资金链就已开始紧张

烧钱惹的祸!每日优鲜上市两个月资金链就已开始紧张

2022年7月28日,每日优鲜上市仅一年一个月零三天后,这家“生鲜第一股”已经奄奄一息。
每日优鲜 资讯
趣店的反噬效应:十天掉粉14万,傅首尔贾乃亮被迫致歉

趣店的反噬效应:十天掉粉14万,傅首尔贾乃亮被迫致歉

被网友骂了一周,为趣店预制菜站台的明星们终于撑不住了。《奇葩说》辩手傅首尔和明星贾乃亮双双致歉。
趣店 预制菜 校园贷 资讯

2017-2019 Copyright © IT商业科技网 备案许可证号豫ICP备18040629号 豫公网安备110102003388号

技术支持:沿亮云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