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商业科技网

欠债两亿,人去楼空,洋码头“失血过多”

来源:花湖    时间:2022-09-21 08:35:02    IT商业科技网

近期,洋码头不太平。

洋码头,正在被自己引以为傲的买手“追杀”。

并购,成为了创始人曾碧波所能想到的最合适的出路。

然而,下一个接盘者仍未出现。

欠债的洋码头,居家办公

“少数人把公司往死里逼,其实会让这个平台往不可逆的方向去发展”,“平台倒了,死了,谁也别想拿钱。”

在接受《中国企业家》采访时,曾碧波如是说。

按照他的说法,原本计划住到丈母娘家,但丈母娘家的地址已经被“这帮人”知道,隔三岔五被骚扰。“我房子、车子卖掉了,现在是找了个宿舍,而且宿舍地址也不敢说。”

曾碧波所说的这帮人,其实就是被洋码头欠债的部分“买手”。

8月31日,曾碧波在线上会议中表示,洋码头目前拖欠货款2亿元,此外还有保证金3800万元。

不少被拖欠货款的买手开始找到媒体发声维权。据报道,已有多名商家投诉,洋码头长期拖欠支付商家货款,数额从数万到数十万不等。

与此同时,洋码头位于静安区的总部办公场所,目前大门紧闭,且没有员工在办公。

门上贴着两张公告,一张来自物业,写着“因洋码头长期拖欠租金、物业费、水电费,现已提起诉讼,故停止该场所使用”。

另一张则是“洋码头集团总部办公室迁移通知”,大意是为压缩不必要的开支,洋码头准备换总部办公地址,期间采取远程居家办公模式。

居家办公背后,洋码头的团队规模正在锐减。“走的人很多,年初大概100多个人,现在大概四十来个人。”

曾碧波和洋码头对于这一危机现状,显然没有足够的心理准备。在接受采访时,曾碧波表示,“我是对得起良心的人,今天突然一下子,导致我欠了这么多钱,我很内疚。”

如今,曾碧波的诉求是,外界能够给洋码头半年时间。“半年,要不就活过来,要不就‘死’在那里。”在曾碧波的规划里,洋码头接下来要做的是并购,倘若并购做不下来,那洋码头的终局便是“贱卖”。

洋码头的“误判”

成立于2010年的洋码头,是第一家靠C2C买手制起家的跨境电商,主打奢侈品包袋、化妆品、小众潮牌、服饰鞋履等品类。根据洋码头披露的数据,巅峰时期平台拥有认证买手超8万名,覆盖全球六大洲83个国家,每日可供购买的商品数量超过80万件。

洋码头曾称自己是“整个跨境电商行业里唯一且首家获得全年盈利的独立跨境电商企业”。基于买手制、C2C模式的洋码头,曾一度爆红,估值很早就超过了10亿美元。

不过,属于洋码头的辉煌岁月,并不久远。

洋码头的危机并非突然爆发,而是早有埋伏。据报道,有买手称,从去年7月份开始,就无法在洋码头平台上提现贷款。

曾碧波把这场危机归咎于疫情带来的挑战,以及新浪微博退股、银行抽贷等带来的资金紧张。

2020年,对于疫情走向、中美贸易的走向,曾碧波坦言“有点高估了”。此前,洋码头的国际物流高峰期一周能有40多趟航班。疫情之后,没有航班,货便进不来。据曾碧波透露,多个核心口岸处于进口物资防疫要求,有14天静置期。“光这14天,用户可能就取消订单了。”

知乎上,一位跨境从业者分析道,“国际物流的停航、停运,尤其是商业航班的停航,对供应链时效和成本造成很大的影响。”

此外,在资本运作上的误判,也让洋码头走进了“死胡同”。

根据曾碧波的说法,2020年底,新浪微博投了洋码头一亿,重庆市政府投了三四千万,加之手里有三四亿,以及银行借贷的8000多万。当时的洋码头,“根本不差钱”。然而之后发生的事情,并不在曾碧波的预判中。

一方面,银行抽贷拿走了8000多万,新浪微博退股一个多亿。另一方面,“拆完红筹以后,合规要求更高,资金结算严查”。一些商家因严格的资金审查选择不经营,致使洋码头的处境更加被动。

“买手制”,洋码头的隐患

曾碧波对洋码头依然有信心,认为其不会倒闭,他认为,“洋码头几十年的沉淀还有价值,平台积累的买手和用户还有价值。”

问题是,洋码头的“买手制”或已经从根底发烂。

2017年,新京报曾报道,洋码头所谓“海淘”、“中古”的奢侈品箱包,大部分来自广州白云皮具城。彼时,记者亲自实验,将售价400元的高仿手包,在洋码头以7000元的高价卖出。

洋码头平台的监管程序,犹如摆设。

知乎上,一位洋码头内部员工透露,平台对买手资质审核并不高,只需要身份证、银行流水、居住证明就可以开店。但这些证件都是PDF和照片,完全可以作假。

亦有媒体报道,大量毫无电商经验的留学生和海外务工人员,只需要在国外商场拍拍照片,就能做起海淘代购生意。

针对近期新闻报道中的“被欠款商户”,曾碧波将他们称为“洋码头在合规化经营过程中查出的不良商户”,存在“买卖账户”(人在国内购买非本人的海外账户进行经营)、“售假”(经第三方检测机构判定为假)等一系列严重违规违法的经营行为,在整顿过程中店铺被冻结。

在黑猫投诉APP上,关于洋码头的投诉内容高达3530条,其中常见的投诉内容为“收到假货”“迟迟不退款”。

洋码头形同虚设的监管程序,虽降低了买手的入门门槛,但同时也让营商环境变得艰难。

此前,一位消费者在洋码头APP上的商家店铺购买一件加拿大鹅,经鉴定为假货。该用户起诉后,法院判决洋码头按假一赔三的标准进行赔付。

如今,洋码头又发生了拖欠货款的事件,买手还愿不愿意留在平台,或许也是一大疑问。

与此同时,洋码头所在的赛道,巨头林立。

据艾媒咨询发布的2021全球及中国跨境电商运营数据,天猫国际、考拉海购、京东国际,已拿下了海淘市场的半壁江山,洋码头的市场份额仅为5.5%。

今年9月1日,拼多多旗下跨境电商平台Temu购物网站在海外正式上线。此前,字节跳动也推出了TikTok Shopping。

很显然,巨头已经盯上跨境电商这块肥肉。留给洋码头的机会又能有多少?

【责任编辑:刘芳】

声明:来源非IT商业科技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请尊重版权保留出处,一切法律责任自负。文章内容仅供阅读,不构成投资建议,请谨慎对待。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频道精选
涉嫌侵害员工隐私、专利纠纷未决 中创新航IPO募资扩产能否突围

涉嫌侵害员工隐私、专利纠纷未决 中创新航IPO募资扩产能否突围

近日,中创新航因子公司“厕所隔间装监控”的话题火速被推上热搜,引发广泛关注。
中创新航 动力电池 资讯
商汤失意:部分核心业务“消失”,高管天价薪酬争议不断

商汤失意:部分核心业务“消失”,高管天价薪酬争议不断

在经历了股东解禁后股价下跌超70%后,商汤科技又一次站到了风口边缘。轻描淡写的回应,掩过了公司核心业务裁员的事实,但却掩盖不住商汤核心业务也开始裁员背后的
商汤科技 互联网 资讯
员工流失、资产陆续遭冻结 “暴风眼”中的柔宇科技能否突围?

员工流失、资产陆续遭冻结 “暴风眼”中的柔宇科技能否突围?

自冲刺上市折戟之后,从欠薪裁员、一度停产、缺钱陷入多起官司到资产被冻结,一度被外界视为科技新星的柔宇科技,能否从当下困局中突围?
柔宇科技 折叠屏 资讯
家电巨头集体“造车”:格力创维向左 海尔海信美的向右

家电巨头集体“造车”:格力创维向左 海尔海信美的向右

尽管在跨界造车之路上已摸爬滚打了长达30年,但家电巨头们在“造什么车”和“怎么造车”这样关键性的问题上,仍然没有达成太多共识。
格力 创维 海尔 汽车
洋码头创始人回应:人生被描述得一塌糊涂,但不会跑也不会赖

洋码头创始人回应:人生被描述得一塌糊涂,但不会跑也不会赖

拖欠商家货款达2亿元,现金流恶化,总部人去楼空,员工大量流失……曾经红极一时的跨境电商洋码头正处在风口浪尖。
洋码头 跨境平台 资讯
风光无限的网红产品,为何一致把目光放到了代工厂身上?

风光无限的网红产品,为何一致把目光放到了代工厂身上?

同一款产品,价格相差14倍?近日,有关“代工厂产品被网红品牌卖出高价”的话题登上微博热搜。
网红产品 名创优品 互联网
爱奇艺好剧加持难留会员 明星“黑天鹅”频出如何风控?

爱奇艺好剧加持难留会员 明星“黑天鹅”频出如何风控?

爱奇艺正在努力完成在去年财报中所定下的“2022年全年实现non-GAAP下运营盈亏平衡”的目标。
爱奇艺 资讯
余额被清零、商品全下架?每日优鲜股价已跌去99%

余额被清零、商品全下架?每日优鲜股价已跌去99%

上市不过一年有余,就接连陷入撤城收缩、拖欠货款、年报难产、清退员工、破产、消费者投诉等风波,种种迹象表明,每日优鲜正面临生死大考。
每日优鲜 资讯
自动驾驶诺言难兑现: Mobileye估值减半 特斯拉会否“放空炮”?

自动驾驶诺言难兑现: Mobileye估值减半 特斯拉会否“放空炮”?

资本对于出行初创公司的总体投资已经放缓,其中聚焦自动驾驶技术的公司受到的打击尤其严重。
自动驾驶 Mobileye 特斯拉 汽车
库存之殇 泡泡玛特的泡泡终于破了

库存之殇 泡泡玛特的泡泡终于破了

在经历了飞速发展的12年后,泡泡玛特正遇到“重塑资本市场信心”及“寻找第二增长曲线”的双重挑战。
泡泡玛特 盲盒 资讯

2017-2019 Copyright © IT商业科技网 备案许可证号豫ICP备18040629号 豫公网安备110102003388号

技术支持:沿亮云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