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商业科技网

字节跳动挥刀:罗永浩的手机梦终于被“锤死”了

来源:猎云网    时间:2021-01-18 20:06:40    IT商业科技网

这次,坚果(锤子)手机是真的要告别了。

据《晚点 LatePost》报道,1 月 13 日,字节跳动在小范围内宣布,原锤子科技团队组建的新石实验室,并入教育硬件团队,不再研发坚果手机、TNT 显示器等其他无关产品,只聚焦教育领域。合并后,该团队负责人为阳陆育,向字节跳动高级副总裁、教育业务负责人陈林汇报。

字节跳动大力教育负责人表示:我们看好教育硬件的前景和价值。为了增强教育硬件团队的研发能力,新石实验室将与台灯团队合并,共同组成大力智能团队,专注教育硬件。坚果手机用户的服务将不受影响,我们将持续探索Smartisan OS的创新机会,给用户更好的体验。

消息一出,锤粉们开始纷纷叹惋:我们再也看不到新一代的坚果手机了。

锤子科技确实命途多舛。

2012年,罗永浩带着自己的情怀与游说开启了锤子手机时代。罗永浩率领团队,在六年内发布了8款产品,有妥协也有坚持,有暗淡也有亮点。战战兢兢的这6年,锤子科技几次传出危机,罗永浩自救,曾经力挽狂澜过,也曾战略性后撤过。

最为关键的一次败退,便是2019年,罗永浩背着6亿债务离开团队,而锤子科技的团队卖身字节跳动。自此,由前锤子科技 COO 吴德周带队新石实验室,一边延续最初的梦想,发布新款坚果手机,一边冠上了字节跳动关于教育硬件的新使命。

字节跳动是一家疯狂成长的企业,效率、效益是悬在原锤子科技团队上的达摩克利斯剑。这款本就难以撼动手机行业竞争激烈的坚果手机,必然在新旧使命的融合过程中,神形俱疲。

据晚点团队报道,在阳陆育宣布这则消息时,吴德周正在休长假,并没有参与这次业务变动。

而那个曾经出走的精神领袖,罗永浩此时正在直播间为曾经的对手,小米手机,摇旗呐喊提升销量。

有锤粉在罗永浩微博底下争相深情告之:“龙哥,坚果没了。”,宛若久经恶战的将士将最终败退的消息传给主帅时,主帅已经缄默。唯表心志的,可能还是微博介绍上那一直未变的“锤子科技CEO”的认证。

这是一幕落寞的终局。此前,很多人说,罗永浩的手机梦,怎么锤都锤不死。这一次,坚果手机彻底落下帷幕,罗永浩的手机梦应该被“锤死”了。大家再述说罗永浩造梦这件事时,也终于有了句号。

如今正值2021年新年伊始,锤子科技自2012年始至被字节跳动收购,走过了6年,而坚果手机带着残喘的梦想走过了8年。

罗永浩带领锤科的那6年

2012年,这家生于乱世的初创企业,诞生在智能手机产业集体爆发的这段时间窗口,经历了过山车般成长轨迹,在跌跌撞撞中不断进化。

大家对锤子手机的认可度褒贬不一,总体可以分为两类。

一是,钟情于锤子手机拟物化的UI风格、极致的工业设计和高效的人机交互体验的“锤粉”,他们热爱锤子的一切,也被罗永浩的情怀打动,被他的故事鼓舞。

另外一群人则完全相反,他们眼中充满了质疑、不屑,对产品的功能和特性极为挑剔,甚至认为罗永浩创业做手机这件事的假设都不成立,他们俗称锤黑。

在锤粉和锤黑的相互作用下,黑红的手机和黑红的罗永浩使得这家公司的发展路径不同于其他任何一家手机公司。没有专业背景,没有过硬的供应链能力,这一度让很多人认为,锤子是靠罗永浩的网红体质“出圈”的。

和小米手机起步类似,锤子也是从手机系统开始的。2013年,锤子推出了Smartisan OS,其中确实有一些较为亮眼的小功能,比如锤子便签,直到现在也经常能看到有人用锤子便签发微博。

在锤子科技的手机史上,共有两条产品线,一条是锤子系列,另外就是坚果系列。

2014年5月,锤子发布了首款手机,锤子T1。这款手机是锤子在手机硬件路上的开山之作,也是罗永浩梦想起航的地方。“天生骄傲”、“工匠精神”的标签也是从这会儿开始停留在大家 的认知里。

锤子T1开辟了自己独特的设计风格,三段式物理按键、双面玻璃都让它被外界认识是一个异类。在虚拟按键普及的时代,锤子一反常态的主张回归实体按键,这种敢于突破的意义更值得被记住。同时,锤子T1的工业设计让它成为了中国大陆第一个获得iF国际设计金奖的智能手机。

罗永浩刚进军手机市场时就对外声称自己以后只会做旗舰机,但其实,这款手机的实际表现并不如人意,也没有达到旗舰机应有的水平,甚至产能也跟不上,罗永浩亲自前往手机生产线,用了几个月才解决危机。

T1发布前夕,老罗宣称它是东半球最好的手机,销量只有25万台左右,是原先定下目标的一半。2015年12月,锤子T2发布,罗永浩把希望寄托于T2,但T2也没能给锤子太大希望,销量甚至更可怜,只有区区19万台。

市场不买账,资金吃紧,罗永浩开始向市场妥协。在T1发布不到两年的时间后,锤子就推出了自己的首款千元机产品——坚果手机U1。它的诞生代表着老罗承认到自己定价过高的错误,也代表着高价位的小众手机在国内手机市场确实很难生存下去。

坚果手机是锤子在T系列之外开辟的一条新产品线,定位千元机档位,喊出了“漂亮的不像实力派”的宣传口号。但是初来乍到的坚果手机在配置上依旧跟不上主流,被不少人吐槽,而且连续多年的研发,和低于预期的销量,使得罗永浩不断面临巨大的资金压力。坚果系列的推出目的就是为了以高性价比解决锤子资金紧缺的燃眉之急。

另外,坚果这个产品名字也有渊源。为了观感,采用双面玻璃设计的T1,抗摔性实在太差,被很多锤黑吐槽“一摔就碎”。因此,起名的时候,团队最终想了一个既坚硬又和锤子有关的名字,最终取名“坚果”。而后续的锤子和坚果手机也确实弥补了易碎这个缺点。

在锤子口碑忽上忽下时,锤子接着推出了破局之作,坚果Pro于2017年5月面世。2017年也是锤子科技最意气风发的一年,这一年推出的坚果Pro系列销量非常给力,慢慢让坚果手机驶向正轨,最终使得团队开始主打坚果。

紧接着,2018年,罗永浩在坚果Pro2新品发布会上宣布了一则消息:锤子系列手机开始停止更新,只剩下坚果手机系列。因为,相比锤子品牌,用户更都喜欢坚果。因此,今后锤子科技的所有手机都会用坚果来命名,锤子手机不复存在。

来源:企业供图

罗永浩确实低估了造手机的难度。时隔锤子成立6年,一款合格的旗舰机才被推出。这款手机便是2018年5月推出的坚果R1,也代表着罗永浩的手机终于被大家认可。

彼时,锤子手机和罗永浩的人气也到达了顶峰。坚果R1的发布会有37000人参与,并打破了吉尼斯世界的发布会,再一次引燃了整个科技圈,无论是坚果R1还是坚果TNT工作站,老罗都成功凭借强大的号召力给沉寂已久的手机圈再次带来了精彩时刻。这两款新品的发布似乎又让我们看到了锤子昔日狂妄又感性的样子。

好景不长。罗永浩不会知道,此时马上就要获得市场认可的锤子,其实在品牌的发展史上已经到达了整个过山车旅程的最顶端,接下来的,便是快速坠落的失重,并终将坠入冰点。

在经历亏损、裁员等风波后,2018年12月份,锤子科技的法定代表人变更为温洪喜,罗永浩更是退出了多家锤子旗下子公司,同年3月份,锤子科技的高管层发生了强烈变动,约有10位高管退出锤子科技。

罗永浩的卸任让不少人开始讨论锤子手机将何去何从。而根据公开资料,锤子科技在2016年总资产4.2亿元,负债6.63亿元,所有者权益-2.43亿元;营业收入8亿元,亏损了4.27亿元。在2019年3月4日,锤子科技名下价值1577.87万元的财产采取保全措施,罗永浩更是经过了多次的资产和股权冻结,涉及金额约为1亿元。

自从2012年建立以来,锤子科技进行过6次融资,总计金额达到22亿元,但依旧没能挽救锤子科技颓废的局势。

罗永浩成为了老赖,他还写了一篇《一个“老赖”CEO的自白》文中,他表示已经还清3亿元左右的债务,剩下的债务哪怕“卖艺”也会还完。

迎来字节跳动的锤子,并未迎来新生

身背债务的罗永浩,开启了还债之旅,而锤子团队也在走投无路之际迎来了新的旅程。2019年年初,锤子科技的成员正排队签署字节跳动递过来的劳工合同。关于锤子更多消息,开始从字节跳动方面露出。

当时,字节跳动对外表示:“收购了锤子科技部分专利使用权,探索教育领域相关业务,也有锤子员工入职公司,这是正常的人才流动”,明确指出了其主要目的在于进军教育领域,而延续坚果手机的使命似乎并不在计划内。

这一消息让业界略感诧异,毕竟字节跳动从未涉足过硬件,但还是让锤子的拥趸看到了一丝希望。

不知是团队的据理力争,还是字节跳动听到了锤子用户们的呼声,又或是不想失去这些“忠诚用户”。字节跳动的初心似乎开始摇摆,时而传出继续做锤子手机的消息,时而被传只是在做教育相关的儿童手机。

2019年7月,字节跳动确认了将继续做手机的传闻,并表示在字节跳动收购锤子科技团队前,锤子内部就已在规划这款手机,“手机项目更多是延续之前的规划,满足锤子手机老用户的需求。”

因此,同年10月31日,随着坚果手机Pro 3的发布,一切猜测尘埃落定。字节跳动成立新石实验室,以原锤子团队为核心,原锤子科技CTO吴德周任总裁。

在发布会上,吴德周介绍称坚果手机在字节跳动内部是其硬件中台,后续除了做手机以外,还会做其他的智能硬件,包括教育类的智能硬件等。

此后,锤子旧部似乎又沉寂了下去,再未有新消息传出,猜测声再次响起。2020年8月,字节跳动被传正悄然组建车联网团队,而该车联网团队的研发人员主要从锤子团队划拨过来,有20人左右,该消息也得到了字节跳动的确认。

当初进入字节跳动的锤子团队旧部,仅有100余人,此时又划拨出去20人,不得不让人猜测是否发生变故。

来源:企业供图

2020年10月,坚果手机又开了第二场发布会粉碎谣言,吴德周表示“我们不仅还活着,还活得很好。”尽管有些苍白无力,但是也给了不少锤粉自信。

在这场发布会上,新石实验室推出了5G手机坚果R2,并明确了新石实验室的定义——集设计、研发、生产、品牌、营销、销售和服务的全流程硬件产品团队。另外吴德周也在现场坚定表态,将继续坚持推进TNT OS,而坚果手机团队人数也已增长了近一倍。

然而2年仅推出两部手机的速度明显较低,而且这两部手机的市场表现也不尽如人意。锤子手机的销售渠道主要是在线上,而从京东和淘宝平台坚果不足10万的销量来看,重生的“锤子”甚至不如昔日的锤子。

而此时,手机市场格局基本已经稳定,像坚果这样的中小品牌再想突围已是难事。

过去几年,中国中小智能手机厂商的生存空间越来越小。据 IDC 的数据,2018 年到 2020 年第三季度,中小厂商占据的市场份额从 12.5% 下降到了 2.5%。同期,华米OV(华为、小米、OPPO、vivo 四家手机厂商)的市场份额则从 78.3% 上升到 88.7%,手机市场集中度进一步提高。

即使新石实验室的团队人数增长一倍,一个200余人的团队似乎也难以支撑手机的快速迭代更新,何况团队还要兼顾顾另一条并不相同的产品,“大力智能作业灯”。就在坚果发布的同时,字节跳动旗下的大力教育团队发布了这款智能台灯。张一鸣还曾在内部评价“大力智能作业灯”是教育业务“蛮有亮点的突破”。

在外界看来,字节跳动将原锤子团队收入麾下,或许能为坚果手机带来资金、以及技术的支持,以延续锤子科技的使命。但实际上,字节跳动或许自始至终都没有想过要将自身资源倾注于坚果手机上。坚果的梦想,是罗永浩的梦想,却不是字节跳动的梦想。

在字节跳动看来,手机优势不明显,教育硬件却有机会,基于投入产出比考虑,及时止损更是公司发展前行的硬道理。至此,字节跳动终于发出停止坚果手机研发的消息。

无论是锤子手机还是坚果手机,这一次,终于走下了它原本就狭窄的舞台。对于和锤子一起经历过风风雨雨的锤粉来说,这个消息令人痛心。目前,坚果手机正在跳水式降价,在快速清空库存后,锤子将真正成为传说。

【责任编辑:刘芳】

声明:来源非IT商业科技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请尊重版权保留出处,一切法律责任自负。文章内容仅供阅读,不构成投资建议,请谨慎对待。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频道精选
传华为有意出售Mate和P系列 官方称没有出售手机业务计划

传华为有意出售Mate和P系列 官方称没有出售手机业务计划

近日有传闻称,华为要将整个终端业务剥离,类似于荣耀,将其独立发展。
华为 通信 手机业务 荣耀
朋友圈晒娃 为何四年级后频频“蒸发”

朋友圈晒娃 为何四年级后频频“蒸发”

前不久,亲子育儿专家杨樾的一段文字引发不少家长的共鸣,在新浪微博上“#朋友圈不再晒娃的原因#”话题迅速登上热搜,阅读量达1.9亿,讨论数达2.9万。
朋友圈晒娃 互联网
输血许家印“造车梦”富豪一半是地产商,股价一日飙升五成

输血许家印“造车梦”富豪一半是地产商,股价一日飙升五成

恒大汽车公告,公司与六名投资者分别签订认购协议,以每股27.3港元定向增发共952383000股新股,占公司扩大后总股数的9.75%,共筹集260亿港元。
许家印 互联网 造车梦 地产商
百度拟1股普通股拆分成80股 对应港股价每股244.9港元

百度拟1股普通股拆分成80股 对应港股价每股244.9港元

百度发布报告,百多昨日宣布,将于北京时间2021年3月1日上午11点在北京市海淀区上地十街10号召开特别股东大会。在本次股东大会上,公司将对每股A类股、B类股以及优先
百度 财经 港股 普通股
熬了一年再遭停课打击 线上线下教育机构均陷生死挣扎

熬了一年再遭停课打击 线上线下教育机构均陷生死挣扎

线下教培机构倒闭、破产、跑路,很多人提议线下转线上就行了,这些人只看到了头部在线教育企业的‘易’,没有看到传统线下机构转型的‘难’,可谓‘何不食肉糜’
在线教育 教育 教育机构 停课
代孕弃养?!郑爽彻底凉凉,中央政法委:钻法律空子,这绝不

代孕弃养?!郑爽彻底凉凉,中央政法委:钻法律空子,这绝不

律师发声、当事人回应、品牌方公关、起底代孕产业链……连日来,微博热搜被女星郑爽“代孕弃养”及相关新闻所承包。
郑爽 社会 法律 代孕弃养
聚焦疫情防控下的春节:返乡是否需要隔离?就地过年如何保障

聚焦疫情防控下的春节:返乡是否需要隔离?就地过年如何保障

国内疫情呈零星散发和局部聚集性疫情交织叠加态势,常态化疫情防控压力较大。那么,今年春节返乡是否需要隔离?回家路上要注意什么?就地过年有没有保障?
疫情防控 健康 春节 返乡
春运抢票大战不再 武大医学部杨占秋:河北疫情有望一周内回落

春运抢票大战不再 武大医学部杨占秋:河北疫情有望一周内回落

河北疫情大概率是区域性传播,不会出现全国性大流行,新增确诊人数也有望在一周内开始回落,春运期间还是安全的。
春运 抢票大战 社会 河北疫情
广汽回应电池技术争议:8分钟快充和1000公里续航是两种技术

广汽回应电池技术争议:8分钟快充和1000公里续航是两种技术

广汽集团1月18日晚间发布公告回应,石墨烯基超级快充电池与长续航硅负极电池是两种不同的技术,分别解决“充电速度慢”“续航里程短”这两个动力电池应用中的不同
广汽集团 电池技术 快充 续航
宁德时代股价已透支未来20年?营收低迷利润微薄,市值却近万

宁德时代股价已透支未来20年?营收低迷利润微薄,市值却近万

但由宁德时代控股的孙公司,湖南邦普当天发生废铝渣爆炸,最终炸碎了宁德时代冲刺万亿市值的美梦。截至1月18日,宁德时代市值为8943亿元。
宁德时代 财经 营收 股价

2017-2019 Copyright © IT商业科技网 备案许可证号豫ICP备18040629号 豫公网安备110102003388号

技术支持:沿亮云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