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商业科技网

首页 > AI >

连获腾讯4轮投资,它要破“缺芯少魂卡脖”魔咒

来源:清尘    时间:2022-07-19 08:12:57    IT商业科技网

2018年,中兴事件爆前的一个月,赵立东与前同事张亚林在上海创办了人工智能芯片公司燧原科技。那时的他,还没意识到中国的人工智能芯片即将迎来一场前所未有的变革。

在此之前,赵立东在半导体芯片行业已经有深厚的积累。他历任AMD计算事业部高级总监、产品工程部高级总监,负责CPU/GPU/APU及多个相关核心IP的研发,并参与成立AMD中国研发中心。2014年,赵立东加入紫光集团,历任紫光通信科技集团副总裁、紫光旗下锐迪科微电子总裁、紫光集团副总裁。

2017年,赵立东发现人工智能算力领域机会非常大:在人工智能时代,算力就是生产力,在人工智能领域的三驾马车(大数据、算法、算力)中,中国最需要赶上的就是算力,而算力背后的核心技术正是高性能的大芯片。于是,他选择从紫光集团离职创业,创立了燧原科技,并在公司成立之初就决定向技术门槛最高的人工智能训练芯片发起冲击。

然而,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芯片产业因为投资回报周期长、风险大等行业特征,一直受到资本和市场的忽视。这一点在高性能大芯片领域尤为突出。1990年代初,以图像识别应用开始的人工智能技术,让投资界看到了巨大的市场前景,AI芯片初创企业不断涌现。但与此同时,国际环境的剧变,也将中国“缺芯少魂卡脖”的一面暴露无遗。

得益于创始团队的行业经验和技术实力背景,2018年4月,成立还不到一个月,燧原科技就获得近3000万元的种子轮融资,由亦合资本(武岳峰资本旗下基金)、真格基金、达泰资本、云和资本和上海科创投注资。

2018年7月,燧原科技获得由腾讯战略领投、金额高达3.4亿元的Pre-A轮融资,种子轮投资方跟投。

2019年5月,燧原科技再次宣布完成3亿元A轮融资,由红点创投中国基金领投,海松资本、云和资本、腾讯等跟投。

2020年5月和2021年1月,燧原科技又分别完成由武岳峰资本领投的B轮融资,中信产业基金、中金资本旗下多只基金、春华资本领投的C轮融资。至此,该公司总融资额超过30亿元,腾讯一家公司就连续投了四轮。

有了充足的“炮弹”后,2019年12月,仅用18个月,燧原科技推出第一代云端训练芯片“邃思1.0”和基于该芯片的训练加速卡“云燧T10”。在此之前,根本没有一家初创公司推出过人工智能训练芯片。

当个人的创业选择遇上时代机遇,一群人怀揣梦想投身其中。在这场芯片产业的变革中,赵立东亦带着燧原科技纵身向前。

机会

芯片对于赵立东来说,是个绝佳的机会。

在他看来,中国多数领域的消费类芯片在性能、功耗、成本控制等方面都做得非常好。唯独在高性能算力芯片,特别是人工智能云端算力芯片上,还是一片空白。与此同时,随着人工智能诸多应用场景的落地,无论从训练芯片到推理芯片,市场机会越来越大。

然而,在训练芯片领域,英伟达一枝独秀,这样的垄断也导致中国人工智能产业旺盛的需求得不到满足,亟需替代品。中兴、华为两家企业先后遭到美国制裁,高端芯片国产化的需求加速显现出来。

其实,国内并不缺芯片设计的人才。2000年之后,几乎所有的半导体跨国公司都在上海设有研发中心,无论是从IP到SoC,从仿真到验证,还是从设计到量产,包括项目执行和管理,积累了相当完整的软硬件人才梯队。

赵立东认为,创办燧原科技的可行性在于:第一,近20年的技术积累、人才积累、项目执行经验的积累,团队完全有能力做人工智能高性能芯片。

第二,国内的一个独特优势是,很多企业特别是互联网企业,在使用人工智能的应用上走在世界前列,在各类业务场景下产生了海量的数据,比世界任何其他地区都丰富。过去10年,中国移动互联网的蓬勃发展,为以大数据为基础的人工智能业务场景的开发和落地提供了有利条件。

第三,中国的芯片公司更加贴近客户,可以为客户提供更好的本土技术支持,以及针对客户需求提供定制化服务。

因此,有完整的研发团队,也有巨大的市场,唯一缺的就是高性能的AI云端算力芯片,而这恰恰是燧原想要做的事。

底气

作为一家初创公司,燧原一开始就决定做人工智能训练芯片。

需要强调的是,相较于消费类芯片,应用在云数据中心的AI芯片的设计难度更高,专攻大模型训练的AI训练芯片更是难上加难,鲜少有人敢于挑战。在研发领域的人才优势、技术和经验积累,给了燧原科技底气。

在芯片产业,赵立东毕业的清华大学无线电85系(EE85)是颇为传奇的一届,同届校友包括:上海韦尔创始人虞仁荣、格科微电子创始人赵立新、卓胜微电子联合创始人冯晨晖、兆易创新联合创始人舒清明等等。

燧原科技创始人、COO张亚林则历任AMD资深芯片经理、技术总监,并参与创立、发展和管理AMD上海研发中心融合芯片部门、AMD北京研发中心、AMD中国多媒体IP部门,他还曾作为全球芯片研发主要负责人之一,在AMD上海研发中心成功领导开发并量产了多颗世界级芯片,其中包括微软游戏机Xbox的主芯片,拥有丰富的工程和产品化实战经验。

除了技术积累,燧原科技决定做人工智能训练芯片的另一个原因在于,“我们不希望像消费类芯片打价格战,而是拼技术门槛,做高毛利产品。”赵立东告诉记者,“燧原成立,就是看准了高性能AI算力芯片是未来的发展方向,英伟达的市值已经是英特尔的2.5倍,这也印证了这个方向的正确性。”

在赵立东看来,如果芯片开始拼价格,最后的结果就是大家都很难盈利,不盈利就无法形成自我造血能力,无法持续地开发和迭代产品,企业就会缺乏竞争力,不可能持续健康地发展。

不仅是决心,最为关键的是,燧原科技仅用18个月,就推出了第一代云端训练芯片“邃思1.0”,并在创办仅3年后成为国内第一个推出第二代云端AI训练与推理产品的科技企业。截至6月底,成立4年,燧原科技发布了两代3颗芯片、4个系列的训练和推理加速卡,并全部量产。

芯片设计的难度在于,始终需要平衡研发进度、性能、功耗、成本等等因素;在芯片制造及量产过程中又存在着良率、散热、稳定性、可靠性、成本控制、性能优化等诸多复杂的工艺环节,这就要求设计团队不仅要有丰富的实战经验,还要有从立项到流片到量产,严谨的工程化管理流程。

正因为团队拥有丰富的实战经验,在芯片开发进程中,赵立东和同事们能够及时预见并解决出现的各类问题,从而保证芯片的开发可以高质量地完成。4年两代3颗芯片,都是在这样的开发强度下,按时甚至提前完成的。

“芯片设计的流程很长,会有各种问题随时出现,但正是因为有经验,一个环节中出现问题而造成的延误,可以在其他环节补救回来,使得整体设计进度和质量不受影响,这是芯片项目管理流程的重点。”赵立东告诉记者。

燧原科技创办之初,就在上海、北京等地设立了多个研发团队,并建立起一套完整的远程研发协作体系,包括跨地点、跨部门的前后端协作开发,以及让员工能够远程接入服务器资源的安全区域和通道。即便面临2020年初以及4月份上海这样的突发的疫情,燧原科技的研发进度几乎未受到影响。

落地

芯片产业的竞争,不仅在硬件上,还在软件生态上。

虽然中国有大量的数据,大量的算法工程师,但在以高性能芯片为核心的算力领域,中国仍落后于世界先进水平。再加上英伟达依靠软件生态形成的垄断优势,制约了中国人工智能产业的创新发展。

在赵立东看来,英伟达的CUDA不是一个开源的软件生态,就像一个黑盒子。应用开发人员都是基于CUDA的开发工具包、软件库,以及与CUDA相匹配的硬件架构进行开发工作,时间越久,对英伟达就愈发依赖。打破垄断消除依赖,才能释放人工智能产业创新和发展的潜力。

好在,相比CPU和GPU技术几十年的发展,人工智能芯片的发展只有十几年,新的芯片企业与英伟达的差距还不太远。再加上中国在人工智能数据、应用场景等方面的优势,中国的芯片企业正在奋起直追。

资本作为推动人工智能产业发展的重要因素之一,投资人的理解非常重要,他们需要认同硬科技创新不同于互联网模式创新,需要具有长期投资的心理准备,也需要与创始团队、初创企业持有同样的耐心。

在过往的融资过程中,赵立东非常关注投资方带来的战略资源。腾讯在人工智能产业应用,武岳峰资本在集成电路产业融合的优势,都为燧原科技带来了战略资源和价值。

随着燧原科技AI训练和推理产品的迭代,公司业务正逐步实现规模化,软件生态也同步建设完善中。目前,燧原科技的业务主要有三个方向:

第一,互联网企业,这是技术门槛最高的,也是与英伟达竞争最激烈的领域。随着国际环境的变化,这些企业开始有了危机意识,他们需要找到国产化替代。同时,针对人工智能应用场景进行深度定制化产品合作,也为燧原科技以及互联网企业带来更大市场价值;

第二,传统行业,如金融、交通、能源、医疗、教育、智能制造等,这些行业人工智能技术的使用还不普及,市场潜力非常大,燧原科技正在与合作伙伴一起,打造样板,提供完整的行业解决方案;

第三,新基建领域,包括各地的智慧城市以及智能算力中心的建设。这也将为燧原科技的AI产品提供巨大的市场机会。

为此,燧原科技在AI处理器、互联技术、分布式系统、软件框架和SDK等方面坚持原始创新、全栈自研的技术研发路线,目前已取得了近80项的专利授权,其中大部分都是发明专利。

为了促进软件生态的搭建,2021年2月,燧原科技在公司内部也成立了创新研究院,上海交通大学软件学院副院长姚建国教授成为首位加入的学者,出任创新研究院系统软件首席科学家。创新研究院的研究成果将更快落地到燧原科技的AI产品当中,包括为当前产品提供先进系统软件技术与架构的支持,并为公司产品路线开展前沿性研究。

与此同时,燧原科技还与之江实验室、上海交大、西安交大、清华大学等建立了联合研究中心和联合实验室,产学研联动,共同搭建开源开放的创新生态系统。

燧原科技的目标,是为人工智能产业发展提供具有世界先进水平的算力底座。这需要不断的技术创新和产品迭代,在市场竞争中做大做强。

赵立东告诉记者:“燧原科技选择的是一条自主创新之路,而不是一条跟进的路。”就像“燧原”取义于燧人氏钻木取火,人类迈入了文明时代,赵立东希望燧原科技在中国点燃AI芯片智慧之火,并让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责任编辑:刘戈】

声明:来源非IT商业科技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请尊重版权保留出处,一切法律责任自负。文章内容仅供阅读,不构成投资建议,请谨慎对待。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频道精选
泡泡玛特7天市值蒸发210亿港元!国内卖不动出海前途未卜

泡泡玛特7天市值蒸发210亿港元!国内卖不动出海前途未卜

值得关注的是,上半年业绩承压的泡泡玛特似乎在寻找“新故事”。看似庞大的海外市场,在消费整体萎缩的情况下,潮玩品类的增速仍要打上问号。
泡泡玛特 盲盒 资讯
理想L9试驾车疑似空悬断裂,厂家称缓冲环为“试制件”受质疑

理想L9试驾车疑似空悬断裂,厂家称缓冲环为“试制件”受质疑

因创始人李想一句“500万内最好的家用旗舰SUV”,受到诸多关注的理想L9还未交付,试驾车就曝出硬件问题。
理想L9 空悬断裂 汽车
每日优鲜等来2亿“外援”,能否走出困境?

每日优鲜等来2亿“外援”,能否走出困境?

年报难产、退市、撤城等多重危机下,每日优鲜迎来“援手”。但山西东辉真的能救每日优鲜于水火吗?
每日优鲜 资讯
哈根达斯失宠!超市便利店卖不动,被喜茶、奈雪挤出商场

哈根达斯失宠!超市便利店卖不动,被喜茶、奈雪挤出商场

随着国内新式茶饮和咖啡文化的兴起,哈根达斯正在逐渐被挤出国内高档商圈。
哈根达斯 冰激凌 资讯
中青宝被爆踩版号出售红线,游戏版号地下交易泛滥

中青宝被爆踩版号出售红线,游戏版号地下交易泛滥

版号审核政策刚刚趋缓,“中国网游第一股”中青宝就被爆出涉嫌违法进行版号交易活动。
中青宝 游戏版号 资讯
肯德基加入新茶饮战局 渠道与品牌孰胜一筹?

肯德基加入新茶饮战局 渠道与品牌孰胜一筹?

肯德基旗下创新品牌“爷爷自在茶”全国首家店在苏州开张。近两年品牌跨界涉足新茶饮领域屡见不鲜,同仁堂、中国邮政、娃哈哈等均试图在该领域寻找新的业务增长点
肯德基 新茶饮 资讯
年内三员大将出走,华为智能汽车关键人物离职透露什么信号?

年内三员大将出走,华为智能汽车关键人物离职透露什么信号?

有消息称,华为智能汽车解决方案事业部智能驾驶产品部首席架构师陈亦伦离职。在该部门成立的三年里,核心人员不断流失。
华为 智能汽车 资讯
亚马逊的大促“鸡血”打不动:买家看个热闹,卖家集体躺平

亚马逊的大促“鸡血”打不动:买家看个热闹,卖家集体躺平

为了跟TikTok、Shein等新兴电商平台抢夺年轻人市场,亚马逊开始在直播带货上倾注更多精力。
亚马逊
痛斥马斯克“任性变心” 推特要求“非买不可”

痛斥马斯克“任性变心” 推特要求“非买不可”

美国社交媒体巨头推特公司12日把特斯拉汽车公司和太空探索技术公司创始人埃隆·马斯克告上法庭,指控这名技术大亨拒绝依约收购推特,让后者遭受巨大损失。
推特 马斯克 互联网
上市又搁浅?喜马拉雅的“价值”还剩几何

上市又搁浅?喜马拉雅的“价值”还剩几何

近期,市场传来了喜马拉雅又一次冲刺IPO不利的消息。喜马拉雅这一次因为缺乏投资者支持,选择暂停了自己在港股上市融资的计划。
喜马拉雅 在线音频 互联网

2017-2019 Copyright © IT商业科技网 备案许可证号豫ICP备18040629号 豫公网安备110102003388号

技术支持:沿亮云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