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商业科技网

焦虑的里程:北京寒夜里,到底谁在抢夺充电桩?

来源:周鑫雨    时间:2022-01-07 12:33:56    每日人物

一周前,#新能源车充电桩基本靠抢#上了微博热搜,在《央视财经》的报道中,因为夜间电费便宜,有车主凌晨四点起床抢充电桩,顺义牛栏镇的十个充电桩在晚上11点后被电动车主争抢。2021年的末尾,记者来到了顺义的杨镇,想要看一看有多少电动车主为冬天充电所困扰。在我们原本的预想中,“新能源”这个词汇往往与白领、中产联系在一起,“里程焦虑”也被视作都市人专属的烦恼。

但真的来到这里,我们发现,会在凌晨的顺义排队给车充电的人们大多从事物流货运行业,靠在北京市区内送货或是送人赚钱,每天跑200公里以上。北京的相关扶持政策出台后,不少公司把燃油车换成了电动车,也有人为了省油钱,自己买了电车。

相比充一次电够用一周、可以选择其他出行方式的电动车主,这些靠电动车维生的人,需要每天给车充电,电的价格、充电桩的位置、数量直接影响着他们的工作和生活。他们才是真正有里程焦虑的人。

凌晨一点的充电站

北京的凌晨,位于顺义杨镇的泊悦酒店停车场,8个充电桩被4米长、2米高的厢式电动货车占满,一溜的长方体上标注着“顺丰”字样、京东的logo,或是挂着“搬家就找货拉拉”的横幅。充电桩嗡嗡响着,一红一绿两个指示灯都亮起,代表着正在充电。而货车的驾驶室里,有人把两个驾驶位合成一个,躺下来睡觉,有人在刷短视频,洗脑的bgm在打开车窗的一瞬间传出来。

与城市相比,郊外的晚上更冷。气温在零下4℃,站在室外,开口说话能哈出白气,手不到十分钟就会冻僵,抬头可以清晰地看见定格在夜幕上的几十颗星星。而电动货车、网约车、出租车的司机们都在冬夜里充电,他们要一直等待,至少一个半小时后,才能开着充满电的车回家,短短休息几个小时后,又立刻开始第二天的辛勤工作。

位于北京东北方向的顺义是大部分快递出入北京的第一站。因为临近首都机场,这块常住人口不到朝阳区1/3的郊区在2019年就拥有400多家物流企业。顺义南部的李桥被称为“物流小镇”,200余家仓储物流企业聚集于此;而顺义西部的南法信镇,有顺丰在北京最大的集散中心;孙各庄镇也在2018年迎来了京东的落户,两个京东物流园总占地达到14万平方米。每天,有数不清的货车在顺义与北京城区之间进出往返。

顺义也是北京外来人口集中的区域之一。货运公司的员工大多来自河北、河南、山西、内蒙以及东北地区。因为租金和物价都相对便宜,他们和很多货车司机、网约车、出租车司机一样,最常租住在这里,也习惯在一天的工作结束后,找离家最近的站点充电。

充电桩明显供不应求。正在充电的货车后面,排着十来辆大小不一的车;一辆货车司机充好了电没有立刻离开,他的同事打电话给他,“帮我占一下位,我马上就来”。

凌晨一点,一辆出租车终于排到了充电位。司机从驾驶室走下,把车的充电插头连到充电桩上,但充电桩的显示屏弹出一行小字:“充电结束。”两个指示灯里,只有红灯亮了,绿灯忽明忽暗,司机在周围看了一圈,得出结论,只亮一个灯就是没充上。他有些烦躁,点了一支烟捏在手里,把插头拔下来,又插上,反复几次都没什么用。

插头被他扔在了地上。他嘟囔着,来这之前,他去过6公里外的鲜花港。在一个可以查看充电桩位置的小程序里,他看到那里有39个充电桩。但车开到了门口,大门却关着,门上写着:营业时间9:00-17:00。39个充电桩和它们所在的停车场一样空旷,“空得人来气”。再之前,他也去过15号线的最后一站俸伯附近的充电站,同样一到了晚上就不营业了。

共同经受寒冷的人们更能互相理解。隔壁的网约车司机,电充到了84%,他提前离开,把位置让给了等候的出租车司机。他说这个电量足以让他回家,“大冷天儿,谁都不容易”。

事实上,会在凌晨排队充电的人们都过着不太容易的生活。他们大多从事物流货运行业,靠在北京市区内送货或是送人赚钱,每天跑200公里以上。北京的相关扶持政策出台后,不少公司把燃油车换成了电动车,也有人为了省油钱,自己买了电车。

相比充一次电够用一周、可以选择其他出行方式的电动车主,这些靠电动车维生的人,需要每天给车充电,电的价格、充电桩的位置、数量直接影响着他们的工作和生活。他们才是真正有里程焦虑的人。

“再开下去,汽油要把我的钱烧没了”

凌晨两点,货车司机程野从车上跳下来。他留着简单的寸头,穿黑色的羽绒服。他打开手机,里面装着两个可以寻找充电桩的软件,微信里也有几个类似功能的小程序。他指着页面上显示的价格,“不同的时间,电价不一样”,白天10:00-15:00最高,1.26元一度,到了晚上23:00-次日早上7:00,就变成0.85元,比白天便宜了小一半,这是他晚上来充电的最大原因。

今年7月,程野把自己的燃油货车停在家里,和几个朋友去了一趟顺义马坡的汽车城,用17万的价格买了一辆电动货车。对他来说,换车是一个综合的考虑。货车司机这一行越来越不好做。程野2016年第一次来北京,那时司机的数量没有那么多,物流行业正蓬勃发展,“那会儿的活儿特别好”,一个来回约80公里的单子至少可以拿到400块的报酬,他开着那辆燃油货车,一年就赚回了买车的钱。但现在,不同的货运平台竞争激烈,市场趋于饱和,相同的单子只有200元左右,“都差一半了”。

在顺丰开发的App上,货车司机注册了账号就可以接单,订单是公开的,装货和卸货时间、出发地与目的地、货物种类、报价都有显示。订单出现后有20分钟的倒计时,这段时间里,谁的手速快,谁就能抢到。另一位货车司机回忆,有一次自己看中了一个单子,点进去的时候订单左上角显示数字2,代表有两个人在抢同一个订单,等他一秒钟后点出来的时候,数字变成了“10+”,“11个也是10+,20个也是10+”“你不知道有多少人跟你抢同一个订单”。

钱越赚越少,程野想节流,省下燃油费。燃油车一天的油钱至少200元,电动车冬天掉电掉得快,一天跑三趟货,得充两次电,一次充80度左右,如果按照最便宜的价格算,大约120元,还是更省钱。几个月前,一个朋友换了电车,“他说行”。“行”的意思是,使劲儿跑,就能赚到钱。

45岁的滴滴司机杜亮的车是从北汽租来的,一个月租金5200块。车一天跑300公里,同样充两次电,晚上充电比白天省20块钱,“一个月就是600元”,而他在顺义李桥租的房子,一个月才800块。

他喜欢去李桥镇的充电站,“更便宜,7毛4一度电,市里有时还要停车费”。但12个充电桩供不应求,每次都会有五六辆车在排队等候,大多是出租车司机,“一排十个里九个都是同行”。

这之前,杜亮尝试过租油电混动的车型,但“跑了一天也没挣到钱”,光油费就烧了200元,“耗油又费电”。2020年初因为疫情,订单量断崖式下跌,“老半天也不给你派单”。租了不到半年,杜亮与租赁公司毁了约,换租纯电车。白干了一个月,又搭进去一万元押金,但他不后悔:“再开下去,汽油要把我的钱烧没了”。

货拉拉车主王立峰也在今年上半年买了电车,他看中的是电车在市区里通行的便捷。早高峰7:00-10:00,晚高峰16:00-20:00,燃油货车被禁止驶入四环内,而对电车的限制是在7:00-9:00,16:00-19:00。“一小时电车能多跑70公里,能挣个300块钱。”

2020年8月,北京市交通委员会与财政局联合印发了《2020年北京市新能源轻型货车运营激励方案》,促进淘汰或转出北京市汽柴油货车并更新为新能源轻型货车。更新的新能源货车可以拿到7万元的补贴,一次性把20辆或以上的汽柴油货车更换为辆新能源货车的企业还可以拿到城区货运通行证奖励,不少物流企业都将燃油车换成了电动车。

00后男孩王皓是一家物流公司的专职司机,由公司里的调度员给他安排每天的任务。他开的电车是今年公司新购入的,车厢内饰的塑料膜还没有全部撕掉。公司的一个停车场停着四五十辆电车,十几辆燃油车,而后者一直没有启用。充电时,他记录下充值信息,等着下一个周一或是周四让公司报销。

从做货车司机的第一天开始,程野的时间就变得细碎和零散,“一天里有好长时间都在车上,回家就六七个小时”。有同行在夏天把房子退了,直接睡在车里。程野的车上也放着一床被子和一只靠垫,工作人员装货的时候,他把车停好,躺在座位上短暂地睡一觉。

把燃油车换成电动车后,时间再次被挤压。因为要充电,程野凌晨三点才能到家,早上八九点再起来。站在顺义杨镇的充电桩前,程野说:“如果是燃油车的话,谁会半夜来这?应该是直接就回家了,那就多一个半小时的睡眠时间。”

▲图 /《布朗克斯的故事》截图

▲图 /《布朗克斯的故事》截图

真正的里程焦虑

政策、行业、时代的变化,并不会均匀地落在每个人的身上,那些在深夜充电的人,有时对变化感受得更多。对他们而言,用电车之后,他们才最真切地体会到了什么是里程焦虑——尤其是在冬天。

滴滴司机周木发现,天一冷,车充电的速度就变慢了,夏天一个半小时可以充满,冬天要两个小时。车的仪表盘上总是显示满电可以跑300公里,但实际上只能跑200公里。把车停在外面一晚上,又没了十几公里。车只剩下40公里的时候,周木就不敢再跑了,“就得琢磨着要不然回家,要不然回公司充电”。

有一次周木从昌平出发去首都机场接人,到T3机场时还剩下20公里,他吓坏了,赶紧搜索最近的充电站,直到开出去7公里远看到充电桩,才稍微松了口气。

王皓曾有同事因车没电而停在路上,“最后是拿拖绳拽了回来”。他的送货范围涵盖顺义、朝阳和丰台,跨过了半个北京市。时间久了,王皓会在电量还剩30%时就寻找充电桩。

为了省电,大家想出来一套方法,最基础的是关掉空调,或者开一会儿,让车厢暖起来,再关掉,用余温支撑几个小时。然后是开省电模式,让车速降到每小时70公里左右。王皓非常得意,他说自己曾经用50%的剩余电量跑了100公里的路,只是车速十分缓慢,窗外的车飞驰而过,都嫌他慢,“按喇叭嘀我”,还有一些车猛然超过去,吓王皓一跳,“太危险了,容易追尾”。

【责任编辑:刘芳】

声明:来源非IT商业科技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请尊重版权保留出处,一切法律责任自负。文章内容仅供阅读,不构成投资建议,请谨慎对待。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频道精选
“鲶鱼”特斯拉终成“鲨鱼”,蔚小理迪:巧了,我们也是

“鲶鱼”特斯拉终成“鲨鱼”,蔚小理迪:巧了,我们也是

2020年Model 3第一波大降价时,我当时判定特斯拉来势凶猛,但对中国市场依然是鲶鱼、而不是鲨鱼。
特斯拉 蔚来 小鹏 互联网
7-ELEVEn便利店使用过期近1个月食材遭日本员工爆料

7-ELEVEn便利店使用过期近1个月食材遭日本员工爆料

有内部员工指认,日本零售业巨头“7-ELEVEn”(7-11)在日本的店铺存在使用过期近1个月食材的情况。
7-ELEVEn 便利店 资讯
“华为汽车”首批车主们,何以成为韭菜?

“华为汽车”首批车主们,何以成为韭菜?

首款车型“华为智选SF5”陷入“停产停售”风波。首批“华为车主”纷纷开始炮轰,直指两者“割韭菜”,多人开启了维权之路。
华为汽车 赛力斯 汽车
国产手机还在卷的时候,苹果轻舟已过3万亿市值

国产手机还在卷的时候,苹果轻舟已过3万亿市值

1月4日凌晨,苹果公司的股价盘中突破182.856美元,市值超过3万亿美元。作为全球首家市值破3万亿美元的公司,苹果做对了什么?
国产手机 智能手机 苹果
影视寒冬:爱奇艺成也爆款,败也爆款

影视寒冬:爱奇艺成也爆款,败也爆款

在按下暂停键的选秀之外,超前点播这类付费模式,原本也是一个平台自我造血的路径,但在各种压力下,也被迫壮士断了腕。
爱奇艺 长视频 资讯
阿里自动驾驶换帅!小蛮驴打造者王刚离职创业

阿里自动驾驶换帅!小蛮驴打造者王刚离职创业

2021年12月,王刚就在小蛮驴智能科技的工商变更中,完成了退出。王刚之所以备受关注,也因为他是AI复兴浪潮中进入工业界的科学家代表。
阿里 自动驾驶 小蛮驴 汽车
交付量逆势猛增87% 特斯拉是如何抵挡供应链危机的?

交付量逆势猛增87% 特斯拉是如何抵挡供应链危机的?

全球汽车行业目前正在经历供应链危机,而据消息人士和专家分析称,特斯拉在这场危机中表现出极强的灵活性,最大原因是特斯拉能自主设计电动车零部件,可以灵活调
特斯拉 电动汽车 资讯
新能源车保费“一天一价” 新规之下谁在涨跌?

新能源车保费“一天一价” 新规之下谁在涨跌?

新能源车专属险的一次改变,引发了保险公司、消费者甚至是厂家的新一轮博弈。
新能源 新能源车险 汽车
算法新规剑指“大数据杀熟”等乱象 促进互联网健康发展

算法新规剑指“大数据杀熟”等乱象 促进互联网健康发展

自2022年3月1日起施行,对算法歧视、“大数据杀熟”等算法不合理应用予以禁止。
大数据杀熟 互联网
阿里本地生活大幅裁员:几乎涉及饿了么口碑所有业务线

阿里本地生活大幅裁员:几乎涉及饿了么口碑所有业务线

阿里本地生活即将开启一轮大幅裁员,裁员涉及饿了么口碑几乎所有业务线,包括地区分公司人员,不包含第三方骑手。
阿里本地生活 饿了么 业界

2017-2019 Copyright © IT商业科技网 备案许可证号豫ICP备18040629号 豫公网安备110102003388号

技术支持:沿亮云科技